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那一年,我因為同志身份被迫請辭世展會董事

那一年,我因為同志身份被迫請辭世展會董事
王增勇
看到台灣世界展望會1229日針對反對同志婚姻議題發出澄清新聞稿,說新聞中不聘任已婚同志的人事政策是美國展望會,與台灣世展會無關,並否認展望會有任何反對或歧視同志的行為。這是個謊言,因為我在2008年受聘為台灣世展會董事,後來因為我的同志身份,在當年九月被董事會要求辭職,理由是董事對外代表世展會,服務孩子應該保持純潔的形象,捐款人會因此質疑世展會,執行董事會希望我可以用模糊的理由主動提出辭呈,不要留下任何記錄。我雖然被告知很多理由,但我知道我被要求辭職就是因為我的同志身份。我對原住民福利、非營利組織與國際援助的專業在當下因為我的同志身份被否定。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因為同志身份而遭受歧視的經驗。我同意主動辭職,但拒絕以模糊的理由提出,我當時寫了一封近三千字的辭職信,一一駁斥我被告知的理由,告訴世展會這是一件歧視同志的事件。這件事我一直沒有公布,因為我不想傷害世展會,直到我看到這封新聞稿,我知道八年過去了,世展會並沒有真正面對自己對同志的歧視,當時我在辭職信就告訴世展會董事會,歷史不會忘記這件事。如果我不揭穿世展會的謊言,我不會是最後一個因為同志身份被歧視的人,世展會寫這封新聞稿的用意,無非是恐懼同志認養人會停止捐款,而非真正面對自己言行不一;一方面口說「愛人如己」,但另一方面又告訴同志,「你們是骯髒不純潔的,不配代表世展會」。以下是我2008/9/16寫給世展會董事會的辭職信。

辭職信:讓我們在主內一起前進

各位董事,主內平安!

直到此刻,我還在想我為什麼要辭去展望會董事的職務,讓我試著藉由書寫釐清我的思緒。

我是個基督徒,也是個出櫃的男同志。去年展望會邀請我當董事時,我並沒有特別提及這件事,因為我認為性傾向是我私人的事,與我是否適任並無關連。七月二十四日一大早我在前往輔大口試的路上,接到會長杜明翰的電話,說要約當天見面。見面時,會長告訴我,他在瀏覽網路時看到我在一對女同志婚禮的結婚上所寫的證詞,因此擔心如果董事們也看到這篇文章,是否會感到震驚。我理解他的擔心,因此同意寫信給董事長黃台芬,告知這件事情。七月二十九日經過多場論文口試後,我終於有時間寫信給董事長。因為三十日晚上正好召開執行董事會,董事長就趁機與執行董事們有非正式的討論,達成要求我自動請辭董事的共識,並請當初邀請我的周聯華牧師、黃台芬董事長、與杜明翰會長告知我。七月三十一日我接到董事長電話,約當天晚上六點半在展望會見面。

我是個基督徒,在天主的愛中,我希望成為祂手中的工具;我是個男同志,在世人歧視的眼光中,我希望成為幫助其他同志看見希望的一盞豆燈。直到三十歲,在禱告中,我接受自己是同志的召叫,相信上帝造我為同志,有祂的旨意,我不再逃避這個身份,相信這是我的十字架。像耶穌一樣,背起這個十字架,即使眾人將向我投石,十字架上耶穌的肋傷與手上的釘痕告訴我,痛苦背後逾越的奧秘。這是七月三十一日我被告知董事會希望我主動辭職時,十字架上耶穌的肋傷,浮現我心中,安慰著我。結束前,我同意主動提出辭呈,不讓董事會為難;但我不同意用私人因素模糊帶過這件事,我希望歷史記得展望會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一件事。走出展望會辦公室,我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經驗了一場戴著溫柔面具的暴力。在這段平復的期間,我越來越清楚遭受這樣暴力的不只是我一個人,而是每日上演的戲碼。相信我這樣說,很多董事會無法認同,所以我先試著一一針對會議中我被告知辭職的理由提出我的看法,也許你們才會知道為何我會說這是一場社會歧視的暴力事件。雖然執行董事會希望我可以用個人因素模糊的理由辭職,不要在董事會的紀錄上留下痕跡,但我希望這樣的一件事情不是白白發生,而可以產生更有意義的互動與對話。

這是個歧視事件?
什麼是不平等待遇?相同的人,卻任意地被不同的對待。什麼是歧視?一個人的能力與價值因為特定的屬性(性別、階級、種族、宗教、性傾向等)而被全部否定。雖然周牧師、黃董事長、與杜會長已經使用最溫柔與婉轉的語言告訴我執行董事會的決議,但我心裡很清楚,我對原住民福利、非營利組織與國際援助的專業在當下是被否定的。我雖然被告知很多理由,但我知道我被要求辭職就是因為我的同志身份。後來,在一封解釋為何我遲遲未遞出辭呈的信中,我告訴董事長,我需要時間沈澱,畢竟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因為同志身份而遭受差別待遇的經驗。董事長回信告訴我,他對「差別待遇」這四個字深感不安,應該是誤解造成。其實,董事會確實應該感到不安。研究性別的朋友說我用「差別待遇」四個字太過寬厚,因為這件事的本質是對同性戀性傾向的歧視事件。以我自己對性別與人權的理解,我內心知道這是個歧視事件,但我並不打算要以歧視這樣的指控姿態面對董事會。不同於因同志身份被解職的工作權受損事件,我沒有實質利益的受損。我在參與世界展望會董事會的目的是在對兒童福利付出自己的專業,在已經過度繁忙的工作壓力下,卸下董事一職,雖然惋惜,但其實我也鬆了一口氣。更何況我仍肯定展望會對原住民與兒童的貢獻,視各位為主內的兄弟姊妹。也許,我是第一個走入各位生活世界的同志,算是上帝透過我邀請各位進入同性戀的世界。

為了保護展望會而辭職?
周牧師一開始就告訴我,「展望會是脆弱的,如果外界知道展望會的董事是個同志而來質疑展望會,展望會將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這樣的質疑。」這個假設性的威脅在我擔任這麼多社福組織的決策者從未發生,也不曾被質疑,我很難想像這件事情會發生。就算真的發生,做為兒童福利組織的展望會為何需要對同性戀議題表態?我擔任董事是因為我的社工專業,不是因為我的同志身份。董事長說,「同性戀不曾是展望會的優先事項,兒童福利才是。」我很同意,但在這件事情上,執行董事會為何不堅持兒童福利優先這個原則,而讓同性戀議題成為我去留的主要因素,而不是以兒童福利事工的推動為主要考量?我反而覺得如果這件事情被人權團體知道,對展望會所標榜的「愛無國界」倒是一大諷刺;或是同志性別團體號召同志認養人退出展望會,這樣的訴求可能對展望會更有殺傷力。難道這個威脅會比較不真實嗎?

我們還沒準備好?
周牧師說,「為了展望會的好處,請我成全」。會長引述童春發院長的話,說因為董事們還沒有準備好要面對同志議題,因此「請我憐憫」。一時之間,彷彿我是掌握權力的人,其實不然。口頭說還沒有準備好要面對同志議題,但要我辭職的決定卻已然成定局;我是否憐憫各位其實並不重要,因為掌握權力的人不是我,而是各位。以「我們還沒有無準備好」做為回應組織內所遭遇的同志相關議題,已經成為基督教會內的標準處理流程,我一點也不感覺做為一個人的尊嚴,反而像是一件事務般地對待。掌握權力的人沒有要求別人憐憫的權利。在生活中面對上帝的旨意,我們必須隨時警醒,豈有權利說「我們還沒準備好」?如果上帝讓我已經出現在你們當中,說「我們還沒準備好」的真正意思是「我們要繼續忽略同志的存在」,而忽略對方的存在正是最主要的歧視形式,這不正是原住民議題在台灣長久以來所經驗到的歧視嗎?我辭職後,是否董事會就會準備面對這件事?我想我們都知道,答案是:不會,大家會假裝不曾發生過這件事,維持我們都是主內兄弟姊妹的和諧假象。

歷史會記得
董事長說,其實這件事很簡單,因為董事對外代表展望會,他沒說完的話是,因此同性戀者不適合成為展望會的董事。我認為,這件事情不只是我個人的事,雖然我並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權益的侵犯,但是我要為同志族群發聲,因為我不會是最後一個為同志身份而被歧視的人,基督教會也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馬上改變對同志的壓迫與歧視。原本這件事情給展望會一個機會在基督的信仰中面對同志的弟兄,作為一個強調愛無國界的組織原本具有超越宗教既有界線的可能,傳達出不一樣的訊息。我覺得遺憾展望會錯失這個機會,但也因此知道我的十字架仍在,我仍會追隨耶穌的腳步前行。也許在人世,我們不會同行,但在基督的愛內,相信我們是一起。

不知道耶穌會如何回答天堂裡為什麼會有同志的質疑?屆時,祂是否會擔心別人不願意上天堂,而請我下地獄?我很好奇。不過,我相信天堂有一塊角落是屬於同志的,如果祂真的擔心,我會告訴祂,我不希罕祂那沒有同志的天堂。

展望會沒有接納同志的空間,甚至無法看見更別提反省自己的歧視行為違背天主愛所有人的原則,這樣的團體我也很難認同,寫到這裡,我想我找到辭職的理由了,請接受我的辭職。

在平安與喜樂中

王增勇

2008/9/16

54 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我相信天堂有一塊角落是屬於同志的,如果祂真的擔心,我會告訴祂,我不希罕祂那沒有同志的天堂。」
這行讓我落淚了。增勇兄,感謝您的承擔。這個重軛,我們共同背負。

陳敬學 提到...

耶穌愛我們。當然也愛同志。感謝增勇老師的生命歷程分享。God Bless ^_^

Unknown 提到...

就是這句話.讓我對前面感動的話.失望了.

匿名 提到...

謝謝你,你讓我們看到什麼是光

Unknown 提到...

還好早就停止捐款

匿名 提到...

這一波衝突會影響世展多少呢?

Bq NCTU 提到...

我在2006年9月到12月之間也經歷到跟你類似的事件
我也是在基督教有關的機構任職
只因為我是一位跨性別為了準備轉換性別而出櫃
主管們用的手段跟你遭受到的對待幾乎相同
這不禁令人懷疑教會機構是不是都用這手段逼退他們歧視的人
綜使運用的手段骯髒
仍然試圖製造自己聖潔的假象

我後來是因為新聞曝光在多數性別相關團體與政府相關部會性別委員會出面施壓下
才保住工作
但是十年來在這個工作場域仍然受到很多差別待遇

TFT-LCD訊息 提到...

天堂裏沒有性別之分,更沒有情慾問題。

及川小博 提到...

世展會草支擺

匿名 提到...

震驚且難過
已經當了超過15年以上的資助人
也推薦許多人一起捐款認養
新的一年開始
我決定轉到其他需要認養的機構

葛瑞特 提到...

世展會以說謊者的嘴臉,如何面對純潔的孩子呢?不用同性戀者或許是你們傲慢的權利,但說謊而不認錯,則是這個機構以及那些吃香喝辣首腦者的真面目。不要臉,真是再貼切也不過了

葛瑞特 提到...

世展會以說謊者的嘴臉,如何面對純潔的孩子呢?不用同性戀者或許是你們傲慢的權利,但說謊而不認錯,則是這個機構以及那些吃香喝辣首腦者的真面目。不要臉,真是再貼切也不過了

匿名 提到...

家扶基金會也是半斤八兩

匿名 提到...

如果神不愛同志,何以為神?人又何必信仰這種「神」?

匿名 提到...

宗教對我來說!只是個信仰!同志等等問題並不在予信仰!而在於社會!!只能說!這個社會!是老化社會!永遠不會看到也不會見到時代的改變!!只能說大家辛苦了!身為同志的大家!請大家務必爭取自身的權益及權利!!

Wei 提到...

聖經有這麼說嗎?還是你自己說的?

Wei 提到...

我在英國念書時成為資助人,英國的世展會根本就沒這種問題,這完全就是台灣世展會主事者的偏見,可悲

王璿傑 提到...

要機構配合你 還是你要配合機構 宗教對於新潮流總有得自己的做法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 但一大堆人存在著同一看法 那便是我群體 那你在那群體裡 被排擠我想也是正常的吧?

hello 提到...

謝謝您的發聲.面對現實,順應潮流。就像祖母輩的裹腳布,那些無法真誠的去面對去接受和尊重別人愛情的人,而只是漫無目的的驅逐,將像那臭臭且噁心的裹腳布被時代所淘汰。Time will tell.

ceotaiwan 提到...

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人會選擇神不會

Zech Lee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如果因為留下來而讓一個愛小孩的組織消失掉,這是不是也是對這個組織的歧視與傷害? 是不是也會造成更多的小孩因此沒有辦法受到照顧? 事情總有兩面,你的傷害是真實的,留下來對於機構的傷害也是真實的,當初同意接受時有沒有想過可能的傷害? 是負責任的做法嗎?

Amy 提到...

「被排擠是正常的」???
這是合理化霸凌的意思?
所以在任何團體裡只要是不同的孩子,特別的孩子,被排擠都是正常的????

學校沒有一個老師會認同這樣的說法,或甚至像您這樣公開說出如此合理化霸凌的言論。

匿名 提到...

聖經有叫你們抹黑同志,造謠做假見證,自己自認沒有罪還不斷投人石子嗎?還是你自己說的?

袁皇 提到...

試著坦承比美麗包裝來的高貴,怕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語言薄紗,越多越看不清楚。

袁皇 提到...

試著坦承比美麗包裝來的高貴,怕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語言薄紗,越多越看不清楚。

匿名 提到...

不然是要說「喔好我這種人就該下地獄」嗎
信神信到理盲?

W. H. Liu 提到...

同戀者成了聖牛(sacred cow) 碰不得 否則就是歧視 問題是要怎樣才能不歧視呢? 予取予求?? 每個團體都有其特別文化與傳統 難道不應該被平等對待? 當事人不可能不知道世展會的明顯基督較背景 是否他先隱藏其同戀者身分 滲透進去以後 被發現後再來製造話題??

W. H. Liu 提到...

https://www.worldvision.org.tw/

Sonne 提到...

請問王老師是否能建議我們資助人可以怎麼向展望會表達立場?

何建源 提到...

我認為你退出世展望協會是對的,你太自私了,如果你因為高層歧視而要掀底請指名哪些人,而不是讓世界展望會所有付出、參與的人因為這起事件難受,如果寒蟬效應發生了,捐款中斷,許多孩子怎辦… 你的自私你真的看懂自己沒有

連絡用 提到...

不管是什麼哪裡來的差異產生的莫名奇妙不同族群,

簡單來說簡而化之就是 「多數決」
多數尊重少數 少數服從多數 禁止暴力多數

簡單化之 人歸人 事歸事,做事不難 做人很難,混為一談 難上加難

匿名 提到...

人不是神,不用猜測神的世界有無同性,對立只有人的世界。專一信靠神。如果你今天被不義對代,相信神會幫你。但八年後,你的這篇文章挑起的是對立。你會因為被我們這些人安慰而得到平靜嗎!?

匿名 提到...

如果學校老師真的用行為歧同,而非言語歧同,你能如何,現在全民須要有的是對同志的認同,但要花時間,不是立馬要大家接受,像晶片值入,每個人馬上就像機器人一樣。

Unknown 提到...

耶穌是愛"人" 不管身份。有差別心的是人類,做牧師竟然有分別心,真是可悲~

Unknown 提到...

請不要忘了:當初有權做此決定的是誰?始作俑是誰? 世展做過很多貢獻,但在這個事件否定的不是你說的那些事工,而是歧視。你可以很心疼組織受傷害,但去怪罪那個被動說出實話的人? 沒有任何人或組織世是神聖不會犯錯的, 而是做錯了有沒有檢討的空間。

Phil Huang 提到...

馬太 22 :24-30
路加 20 :28-36
馬可 12 :19-25

Phil Huang 提到...

同志不是sacred cow, 同志是教會偽善的照妖鏡,是上帝用來分別真愛心和假愛心,愛很大和愛很小的篩子。

Almighty Demiurge 提到...

還好本來就沒有捐款給臺灣世界展望會,看來捐款給社福團體,要先確認是否有基督宗教背景。

匿名 提到...

社會已經為了婚姻平權的法案,讓教會許多努力被否定,現在相關組織也要被否定,真是多虧你們,希望你們得到你們要的滿足跟快樂了

diospyros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說得好 這是一份勇氣 能夠尊從神意思的人是好 但能夠有與神討價還價勇氣的人比前者更值得佩服

diospyros 提到...

擔任聖職本來就有較高道德標準,如果一開始不隱瞞身分,誠實承認是同志,頂多不被任用,也就不會後來讓人覺得不誠實而被逼退。其次,多數同志是後天形成的,天生的極少數,即使是天生男同志,也有與異性戀者一樣抗拒不當情慾誘惑的責任,但自己軟弱屈服與不當情慾關係,又怎能不負責任呢。但展望會不誠實,也是當指正的。

Kevin Chang 提到...

增勇, 我是你光仁同學張澄漢. 雖然在學校時我們並不熟悉,但是一直很欣賞你的才華. 我相信你不會被樓上一些不理性的言論影響. 婚姻平權與同志基本人權在臺灣還有長路要走, 我永遠支持你!

Ted FanChiang 提到...

你很勇敢,把這些紀錄公諸於世是正確的,任何無法平等的環境都不值得久待。最後給你一個大擁抱,謝謝你讓自己與社會愈來愈好。

Wang MoonJet 提到...

那請問你願意饒恕世界展望會的這些人?

Michelle Liù 提到...

謝謝老師。

學生 提到...

謝謝老師,非常支持您。

匿名 提到...

勇敢的鬥士 一呼百應 给你力量

路人 提到...

个人拙见:世界上还有一些其他宗教是超越人類本身狭隘的头脑,不被人自身的恐惧和观念绑架,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 比如x教的精髓,只叫人看自身本质,不批评性别肤色性向,甚至不在乎你最终是否信仰这个宗教,因为最终他只是在乎你有无面对真正的自己,而不是别人眼里的你。

路人 提到...

歧视事件过了八年后,就不能提吗?如果八年后才给予安慰甚至不是平反,应该没有人稀罕吧。 如果换位思考,身为被歧视者,你会对自己的言语如何回应?

路人 提到...

不当情欲的定义是谁给? 是不符合某本经书上说的?还是你的良心?经书作者已经作古了数千年,你还好好的真正活着,不要再用第二手人生经验去逃避自己正进行中的人生。 如果你相信的上帝是完美的,那他造的你怎么可能是劣品?没有任何机构有权力要求你申报闺房里的事,除非他们自身都这么做。 某甲可能是有妻室,但闺房可能另有癖好,也可能不忠,这些是不是不当情欲?要不要申报?恐怕没有人那么做。不要歧视你自己,毕竟你相信上帝是完美的。 不要被陈腐的教条绑架你原本的自己。

路人 提到...

双重标准。

路人 提到...

纳粹屠杀犹太人时也是因为他們不是德国人和"不够优良"的基因。 到今天,人类没有改变。